金狗旺岁试玩
新區旅游
世界讀書日:從塞萬提斯說起
發布日期:2019-11-12 13:47   來源:鄭文杰   作者:   發布機構:  【字體: 】   瀏覽次數:

塞萬提斯,一生困頓,一路播遷,戰爭中失去左手,又被海盜綁架,還屢遭構陷,蒙受縲紲之厄,可以想見,行將逝去時,他是一位多么絕望的老人。后世把他去世的這一天定為世界讀書日,何也?就是因為他筆下那個左持盾右執矛,向著風車巨人發起沖鋒的堂吉訶德。騎士堂吉訶德充滿幻想,周身閃爍著理想主義的光輝,契合著讀書這一雋永的主題。鐘情于讀書的人也許空有屠龍之術,無用武地,但至少有懷瑾握瑜的高貴。 
  懷瑾握瑜,就是要讀好書,養浩然之氣,成君子之風。一個人的精神發育史也就是他的讀書養成史。那我們讀什么書呢? 
  讀自己感興趣的書。書是人類精神財富的集中呈現,浩如煙海、汗牛充棟,徜徉在書的海洋里,如魚飲水,冷暖自知。“桃花一簇開無主,可愛深紅愛淺紅”,書是有靈魂的,只有你的喜好和書的氣息相投,書才對你有意義,否則味同嚼蠟,雞同鴨講,徒然蹉跎年華,昏昏欲睡。讀自己感興趣的書就如同與心儀的人相知相守,日子過得愜意,往往會忘卻了時間的流逝,反之則度日如年,悵然若失。 
  讀經得起歷史考驗的書。在一個信息爆炸的時代,每天都有海量的圖書潮涌而至,都要讀嗎?我生有涯,而知無涯,望洋興嘆之余,不用困惑,人聲鼎沸的鬧市里,絕少雅人深致的精品力作。開卷未必有益,即便高居暢銷榜上的滿朝新貴,也不一定非得青眼相加,縱然可令洛陽紙貴,未必就是左思的三都賦,也可能是以紫奪朱、嘩眾取寵的庸常之作。有疾風才識勁草,經磨洗方得真知。時間仿佛大浪淘沙,曾經鼓動人心的文字會變得無人問津,曾經趨之若鶩的著作會被束之高閣,曾經刻在摩崖上的“不朽”也會漫漶不清,經過歷史的洗禮,那些經得起無數兵燹浩劫淬煉的書籍才會更加熠熠生輝,光照千秋,作為旁觀者的我們需要做的只是在退潮的海灘上悠悠然去拾英擷翠。 
  哪些又是經得起歷史考驗的滄海遺珠呢?中華傳統文化經典肯定是其中重要的一頁,經過數千年的風吹雨打,中華文明的成果至今仍然在詩經楚辭里吟詠,在大學中庸里玄想,在左傳史記里流淌,滋養著一代代中國人的精神世界,可是近代以來,我們偏執地將國家衰敗、民族弱亂的責任推給了傳統文化,橫眉冷對、千夫所指,視金玉為糟粕,棄明珠如敝屣,學者言必稱蘇格拉底、柏拉圖,作家對莎士比亞、海明威們如數家珍,對自己的文化傳承卻一知半解,甚或顧左右而言他。作為民族復興時代的中國人,經史子集更應該成為我們的必讀書目、文化基因,為此,清人漲潮早已給我們制定了最好的讀書計劃:讀經宜冬、其神專也;讀史宜夏,其時久也;讀諸子宜秋,其致別也;讀諸集宜春,其機暢也。不妨春夏秋冬,讀經史子集,發思古幽情,在精神趣味上回歸中華文脈的大道。 
  當然,讀什么書很重要,但怎樣讀書更關鍵。讀感興趣的書,只是就讀書的畛域而言,并非就觀點的傾向性而言,盡信書不如無書,如果內心屬意某種觀點,往往就會去搜羅相近主旨的書籍,很容易深陷其中,不可自拔,類似于網上瀏覽新聞,喜歡看什么,大數據分析后就給你推送什么,讓你掉進信息的旋渦而不自知。兼聽則明,偏聽則暗,觀點的過度傾向性,容易讓人失之褊狹,這就失去了讀書開闊視野、增長見識的功用。總有些才華卓犖但觀點偏激的作者,我們不能對其不加檢點,照單全收。既克服又保留,既批判有繼承,才是正確的讀書方法。譬如學書法的人如果因為盲目激賞,一味聽米芾的書論,則歐書寒儉無精神,顏書無平淡天成之趣,柳書為丑書惡札之祖。唐楷皆被其否定,我們還可去學哪家哪派的書風。 
  對于經典我們要反復研讀,讀書百遍,其真義方見,對于你認定的好書,理應將其視為終身的摯友,無事時便“兩人對酌山花開,一杯一杯復一杯”,促膝長談,抵足而眠,方可做到我入書中,書為我用。多掘井而皆不及泉,絕非讀書之奧義。 
  這個時代,求知的渠道是開放性的、多維度的,讀書是廣義的,須“眼耳心”三到。讀書雖為讀,但并不用口,得用眼觀,讀紙質書,讀kiddle,上“學習強國”,學習慕課(Massive Open Online Course),這是一個知識的時代、開放的時代,象牙塔的壁壘在逐漸消失,每個求知的人都可以利用海量的共享資源,受教于最高明的老師,接觸到最新鮮的知識,此乃時代之幸,讀書人之幸。我們也可以用耳讀書,喜馬拉雅等聽書軟件里每天都在分享著、更新著各類生動鮮活的聽書課程,讓我們大量碎片化時間得到充分的利用,用眼過度的時候,用耳讀書也許是一番別樣的聽覺享受。除了用好眼睛和耳朵,我們還要用心去讀書,學而不思則罔,最好的思考就是寫讀書體會,讀完一本書,不是如釋重負般將其棄之一隅,而是屏息凝神,回味撥動心弦的情節,感悟神來之筆的表達,梳理草蛇灰線的伏脈,總結黃鐘大呂的義理,讓間接的讀書經驗成就自己的人生智慧。 
  黃山谷有言:三日不讀書,便覺語言無味,面目可憎。好讀書、讀好書必將讓你氣若幽蘭,才如潮海,深林人且不知,明月自來相照。(作者:鄭文杰)

【網站編輯】趙勇
分享給好友閱讀:
金狗旺岁免费试玩 福彩25选7开奖时间 皇家游戏注册 新版青海11选5基本走势图 福州麻将金坎是什么样 36选7开奖结果今 上海快三投注技巧 云南麻将规则 平码论坛 甘肃快3推荐号码一定牛 捷报比分旧版 吉林麻将背靠背 世界杯比分预测图 微信红包上分打鱼游戏 电玩城捕鱼游戏怎么玩 福州麻将规则胡法 河北快三大小怎么玩